關注: 手機客戶端

 

論執行不能案件退出后的銜接管理機制構建

(本文是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度執行研究課題的階段性成果)

  發布時間:2019-08-05 17:42:39


課題名稱:執行不能案件認定及退出機制研究

課題編號:ZGFYZXKT201806A

課題組成員:于東輝、李志增、劉祖一、魏磊、郭紅偉、李冰、王明振、蘇春慧、魯維佳

聯系人:郭紅偉,18595677631;李冰,18595677633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執行不能案件經認定并退出后,并不意味著案件從此被“束之高閣”。如何有效管理好這部分數量龐大的案件,構筑起“有進有出”的常態化雙向通道,使得執行不能案件不因時間的推移而大量沉淀積壓,進而促進執行工作良性循環,才是處置執行不能案件的長久之策,也對實現“切實解決執行難”目標具有關鍵性意義。

一、執行不能案件退出后銜接管理機制構建的合法性依托

執行的應然目的是完全實現申請人的全部執行請求。執行的應然邊界是生效法律文書的裁決內容。據此,只要執行依據內容未能得到完全實現,則執行活動就不應該停止,除非身為被執行人的公司破產,或自然人喪失民事行為能力且無權利義務繼受主體。[1]但執行實踐中,被執行人履行能力的差異性決定了即使法院窮盡調查和執行措施,仍會有部分案件無法完全執行到位,即未能達到執行的應然邊界。為了避免案件積壓,上述案件雖以終本或終結方式退出執行系統,但在執行的應然邊界與實然邊界間仍存在著較大差距。執行應然邊界與實然邊界的“間隙”決定了,被執行人仍負有償還債務的義務,申請執行人仍有主張債權的權利,法院亦有查詢被執行人財產的職責,這是執行不能案件退出后銜接管理機制構建的合法性依托。[2]

二、探索執行不能案件“休眠”期間的有序管理

執行案件被認定為執行不能后,無論結案方式如何,案件都將退出執行辦案系統,進入無有效執行措施的“休眠”狀態。但“休眠”程序的開始并不意味著執行程序的終結,對此類案件進行有序管理仍不可或缺。

(一)強化對“休眠”案件的單獨、分類管理

1.實行從原承辦人手中剝離的單獨管理

原有執行案件結案后,原承辦人不再負責該案的管理,而是由專門人員,借助與執行查控系統相連接的執行不能案件“休眠”庫進行專門集中管理,從而有效避免執行人員“背著老案辦新案”所造成的案件積壓現象。在確定管理人員后,系統即向申請執行人及被執行人自動推送短信通知,告知管理人員姓名及聯系方式,便于案件后續溝通與處理。

2.實行類別差異化管理

(二)持續“捕捉”執行線索

1.執行法院分類跟進

執行程序是一個持續的動態的過程,故管理方所在的執行法院,理應根據“休眠”案件的不同類別,有針對性地持續進行執行線索的查找。

1)針對無財產可供執行的“休眠”案件:鑒于查找被執行人財產線索對該類案件的執結起著關鍵性作用,無財產可供執行的“休眠”案件宜統一由負責網絡查控的執行指揮中心負責管理。在查找執行線索過程中應注意:通過信息化技術,借助網絡執行查控系統,由系統自動控制,預先設定好查詢的起止日期,于進入“休眠”庫五年內每六個月進行一次自動查詢,一經發現滿足可供執行財產,系統立即向執行法官發送短信提醒,敦促其及時采取后續查封、扣押等執行措施,與此同時,將查詢結果和執行法官聯系方式通過彈屏短信、小程序等形式自動推送給申請執行人,強化其對執行過程的監督。

2)針對有財產無法處置的“休眠”案件:鑒于甄別案件財產是否符合處置條件的判斷為其主要工作內容,此類案件宜由重新組建的員額法官帶領下的執行團隊進行管理。在查找執行線索過程中應注意:一是由管理人員組成合議庭,對基于政策、市場等原因,原有財產待處置狀態是否發生變化,恢復的處置條件是否具備進行審查、判斷,并將判斷結果和執行法官聯系方式自動推送給申請執行人。一旦發現條件具備,即按照有財產可供執行案件處理流程采取后續強制執行程序。二是積極查找其他可供執行的等值財產,助推申請執行人合法權益的早日兌現。三是創新“自選動作”,努力拓展財產處置手段和方式,探索通過現狀處置(如小產權房)、限期瑕疵補正(如當事人向有關部門繳納罰金或稅款后補辦手續)、部分限權處置(如適當打破“房隨地走”、“地隨房走”的捆綁轉讓模式,允許房地異主)和強制收益管理(如對難以拍賣的廠房、礦區等,選取管理人管理該項財產收益,并以該收益清償債務)等方式,結合瑕疵財產的類型、瑕疵程度、瑕疵形成原因等具體情形,積極探索便捷高效的處置方式。

3)針對行為執行不能“休眠”案件:鑒于此類案件能否執結的關鍵在于查找被執行人下落及其履行意愿,宜由執行實施團隊進行管理。在查找執行線索過程中應注意:一是通過協助配合單位積極查找被執行人下落。如通過公安機關或申請執行人獲取被執行人生活軌跡,及時查證落實。但法院不再線下主動調查被執行人行蹤。二是通過罰款、拘留等間接強制執行措施的采取,給被執行人內心帶來威懾,督促其積極、主動配合履行。

2.申請執行人主動提供

盡管申請執行人查詢能力有限,但作為主張權利方,應鼓勵其發揮最大主觀能動性,積極尋找被執行人財產,為法院提供有效執行線索。且由債權人及其代理人對債務人財產進行調查是域外國家和地區發現可供執行財產的主要手段。鑒于申請執行人具有積極查找執行線索的天然動力,因此,可以不必要求其定期匯報,而是鼓勵其隨時發現、隨時向執行法院匯報。

3.要求被執行人定期申報

作為案件義務負擔方的被執行人,具有逃避履行責任的天然動力,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已被認定為執行不能案件的被執行人可能重新具備履行可能性,執行不能轉變為執行可能。但趨利避害是理性人的重要屬性,因此,應要求被執行人定期向法院報告財產,報告期限與法院定期查詢期限一致,均為六個月。執行法院應加強對其申報線索的監督核查,如發現被執行人存在刻意隱瞞財產、虛假申報等行為,則根據相關規定作出罰款、拘留等懲戒。

(三)對被執行人失信懲戒措施的持續運用

被執行人負有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的總體義務。雖然執行不能案件退出執行程序后,案件進入“休眠”階段,但被執行人的履行義務未被免除,加之被執行人對自己的財產狀況、履行能力最為了解,強化對被執行人拒不履行的懲戒就成為推動案件執行進程最為有效、最為經濟的手段。因此,課題組認為,無論被執行人是否存在生活困難和執行不能的具體原因,均應將其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限制其高消費、限制其出境;對行為執行不能案件的被執行人,亦需采取罰款、拘留等強制執行措施,嚴重的仍可以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追究刑事責任。

三、探索執行不能案件的“蘇醒”機制

(一)建立先核查、后控制、再立案的三步走蘇醒機制

執行不能案件“休眠”后,如再次查找到被執行人的信息和財產線索,不宜直接立案,恢復執行,應該先核查控制,再立案。如果一提供線索就先立案,一方面,在線索查證不屬實時,還要再次終本,從而形成無效益立案,浪費司法資源;另一方面,如果線索屬實,容易打草驚蛇,增加“蘇醒”過程中被執行人轉移財產的風險。因此,課題組認為,“蘇醒”機制應分三步:第一步,對線索進行核查。第二步,核查屬實的,對財產或人身先行控制。第一步和第二步可以同時完成,具體設計如下:針對財產線索,應優先通過網絡查控系統進行核查控制;網絡查控系統無法核查控制的,應在48小時內進行現場核查控制。針對被執行人生活軌跡、藏匿地址等人身線索,應立即采取核查控制措施,提升時效性。針對涉及公司經營是否好轉等專業性較強領域的線索,如執行法官無法自行判斷,可引入審計公司等第三方力量協助,借助“外腦”提升審查判斷能力。第三步,甄別是否立案。經核查,線索不屬實的,不予恢復執行;經核查,線索屬實,但屬于財產已被查封無剩余價值等暫時無法處置或無益處置情形的,應當采取查封、凍結等控制措施,暫不予恢復執行;經核查,線索屬實且具備執行條件的,裁定恢復執行。此處需要注意的是,對案件是否“蘇醒”審查判斷的主體,既可以是各“休眠”庫中對應管理員,亦可由其他熟悉審查規范、能夠獨立對執行線索做出審查判斷的執行法官擔任。

(二)恢復執行后的分類處理

恢復執行程序的啟動并不意味著對生效文書所確定義務的全部兌現。對于恢復執行后,被執行人履行完畢的,應以執行完畢方式結案,案件退出“休眠”庫;對于履行一部分,尚沒有完全執行到位的,或由于履行條件不足無法執行的,在窮盡執行措施后可以再次終本。

(三)5年終本期限不因恢復執行而中斷或延長

由于終本案件在恢復執行后還可以終本,這就產生一個問題,即五年的終本期限是否中斷或延長。課題組認為,執行不能案件雖然可以多次終本,但五年期限不能中斷或延長。首先,從執行法官角度來看,5年的查控和“休眠”管理期限極大增加執行法官工作量,如允許這5年期限不斷延長,則將進一步加劇案多人少矛盾。第二,從執行案件性質分析,雖然多次恢復執行又多次終本,但執行依據始終是同一生效法律文書,后續恢復執行案件與第一次終本案件屬于同源。同一生效法律文書的定期查詢以5年為限更為合理。第三,從立法目的而言,設定5年期限直接體現了現有司法資源與執行能力的有限性。立法原意更接近執行案件終本后僅有5年的定期網絡查詢時間,不因恢復執行而中止或重新起算。如每次恢復執行都重新起算5年,將導致案件長期無法退出執行,處于不穩定狀態,不利于執行工作的健康開展。第四,從保障申請人利益角度研究,5年定期網絡查詢的設置是在有限的司法資源條件下為了最大限度保護申請執行人權益。如單個案件無限延長執行期限,則勢必侵占其他案件執法資源,造成執行力量無法合理分配,最終損害大多數申請人的利益。

四、探索終本期滿后的徹底終結機制

終本期滿后,案件如何處置,目前,立法沒有規定。但隨著時間推移,第一批終本案件的五年期限很快就要屆滿,必須從頂層進行制度設計,不能默認地方進行各自探索。課題組認為,終本期滿后可以分兩步予以退出:

第一步:附條件終結執行

附條件終結執行不同于終結執行,是指在對案件終結執行后,仍然要對被執行人進行限制高消費、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等信用懲戒,申請執行人提供被執行人財產線索后,仍可以恢復執行的一種結案方式。與終本不同的是,人民法院不再定期對被執行人財產進行定期網絡查控。為方便管理,對附條件終結執行案件應單獨設庫,該庫仍由執行法院組建執行團隊管理,管理期限為15年。附條件終結執行不是法定的結案方式,而是課題組提出的一種結案方式探索。理由如下:一是便于為社會公眾接受!扒穫錢”觀念在我國已經深入民心,一時難以更改。我國推行終本制度以來,隨著執行不能概念的推介,“欠債沒錢可以緩一緩”開始逐步被公眾接受,但“欠債不還”觀念仍然沒有生存土壤。附條件終結執行制度可以起到緩沖作用,課題組在座談和問卷調查時,無論是法院系統內還是法院系統外人員,對這一制度的接受度都比較高。是平衡有限司法資源和懲戒被執行人之間關系的需要。終本案件中的被執行人并沒有完全履行自己的義務,如果直接終結執行,任由被執行人逍遙自由,將變相鼓勵被執行人躲避和抵制執行。如果繼續終本,有限的司法資源難以承受。附條件終結執行,不需要增加執行人員額外負擔,又對被執行人具有一定的制約和威懾作用,較好地平衡了兩種利益,是一種可行選擇。三是構建誠信社會的需要。誠信社會是一個守信者步步暢通、失信者寸步難行的社會。如果案件終本五年以后直接終結執行,被執行人并沒有因失信而受到懲戒,反而在短時間內一切恢復正常。這不是一個誠信社會所期望的。

第二步:案件徹底退出

執行不能是市場風險、社會風險、法律風險等在執行程序的集中反映。執行不能案件不可能無期限地在法院占據司法資源,其最終結局只能是徹底退出,正如刑事犯罪有追訴時效、民事權利有保護期限一樣,執行依據確定的權利作為一項民事權利也應該有一定的期限。從域外的制度設計來看,也是如此。課題組認為,執行依據的有效期限設置為20年比較合適。一是我國刑事犯罪的追訴時效和民事權利的保護期限最長都是20年。二是域外執行依據失效期限也有20年的規定。如《瑞士聯邦債務執行與破產法》第149a條規定,執行無結果證明所證明的債權在執行無結果證明簽發后20年失效。[3]三是如果20年查找不到被執行人的財產線索,被執行人履行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這時,裁定終結執行,不違背實體正義。因此,在終本5年、附條件終結執行15年后,應當裁定終結執行,這時執行依據失效,執行案件徹底退出。需要注意的是,對于涉交通肇事、人身損害賠償等涉民生類案件,以及申請執行人系老弱病殘等舉證能力較弱、不能自行提供可供執行財產線索的執行不能案件,一般在前期都通過執行救助予以了化解,對于少部分尚未化解的此類案件,應當繼續通過執行救助、社會救助等方式進行解決。當事人不接受的,不建議作為例外情形,亦應在15年附條件終結期滿后徹底退出。


[1]上海高院研究室:《破解執行終本案件“休眠”困境的路徑選擇——定期網絡查詢相關制度改革探索》,載“中國上海司法智庫”微信號,最后訪問日期:2019530日。

[2]上海高院研究室:《破解執行終本案件“休眠”困境的路徑選擇——定期網絡查詢相關制度改革探索》,載“中國上海司法智庫”微信號,最后訪問日期:2019530日。

[3]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辦公室編:《強制執行指導與參考》(總第5輯),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399頁。


 

 

關閉窗口

在家做手工赚钱有什么项目 山东11选五中奖查询 喜乐彩开奖号码结果 证券投资基金资产配 大发棋牌辅助下载 哪个棋牌人多? 山东11选五在哪里投注 有胆量不怕死偏门发财 加拿大pc28在线预测 网游赚钱 上海时时乐电脑版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