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相約春天

  發布時間:2019-12-05 15:00:02


    昨天早上坐公交上班,忽然見到三年未曾謀面的老友,原已歸隱鄉野,最近又在城里謀到一個職位上班了。

    約略有些失望,問:“家里還有果園么?”答:“家里的果園承包給了別人,可我們那里果樹越種越多了,杏樹桃樹李樹梨樹已連成片,春天的時候,花兒次第開放。鄭重邀請你,明年春天,大駕光臨!”“諾!”我爽快地答應了。

    好多年前,一直想去他們那個花果飄香的山莊,因為大家都忙,只是說說而已;三年前,他回家鄉做事,我卻依然在忙;今歲我有了一些閑暇的時候,卻錯過了花季。

    我是個儀式感很強的人。6歲即將上學,本身隨教書的母親在校園生活,家到教室不過幾步之遙,卻因為多看了一眼課本上的圖畫《爺爺送上學去》,嚷著回到三四里遠的老家,讓爺爺比照畫上拿著一個旱煙袋送我上學,故事頗為曲折,至今被家人傳為笑談。2009年,國慶六十周年之際,我鄭重地定了一個蛋糕,要求店家在蛋糕上寫上“祖國萬歲,生日快樂”八個字,通過電視看完閱兵,在蛋糕上插上又粗又紅的蠟燭,一家人圍在一起,獻上對祖國的祝福。

    2020年的某月的某一天,我聞雞而起,在旭日照耀下,乘著東風,竹杖芒鞋,安步當車,出城關。

    沿著麥田間的小路,向西部山區逶迤而行,一個莊接一個莊向田中鋤草的農夫村姑問下去,盡賞田園風光,感受農人的淳樸。約三個多小時后,我向一位牧羊人作最后的探詢:“那山腳下的三層紅樓房是我的目的地一一某某家紅樓嗎?”

    沒有紅袖添香,粗壯而和善的主人妻子做起了臨時招待員。沒有山珍海味,招待客人的是蒸熟的土雞和黃米飯;沒有瓊漿玉液,招待客人的是經過九蒸九曬制成的菊花茶。

    客人回奉上陳年的白酒擺在桌上。主人豆蔻之年的小女兒逐次彈起古箏、吹起葫蘆絲助興,賓主談論起“八拜之交”中的知音之交,客人說:“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主人說:“善哉,子之心而與吾心同!睂Υ鹑缌,各飲三杯。

    客人說:“雞黍之交的主角張劭在《后漢書》中被記做汝南人,經千年,明代大文豪馮夢龍《喻世名言》則寫成汝州南城人。前者雖為史話,后者雖為小說,然以馮夢龍之才,絕無在里籍上編造之需,事必有因。張劭為汝州人或為馮采用之一家之言,或為其研究之成果!敝魅苏f:“汝州自古民風淳厚,出此人物,亦在情理之中!蓖票瓝Q盞,興致更高。

    客人搖頭晃腦地背誦起孟浩然首句為“故人具雞黍”的《過故人莊》,說:“雞黍之餐,雞黍之交,知音之交,快哉快哉!人已微醺,正好賞花!

    主客并肩沿溪而行,見一園杏花。主人說:“杏花主色為白色,單朵開放,一簇簇擠在一起貼著花枝開,花落后長葉,花萼鮮紅,顏色分明,煞是好看。何不以成語相對,以博一樂?我先說一成語:杏花春雨!笨腿苏f:“杏林春滿!苯又,杏花菖葉、望杏瞻蒲、望杏瞻榆、紅杏出墻等,分不出個你高我低。

    及至桃園,客人搶先說:“桃花單朵開放,顏色紅潤,邊開花邊長葉;ò贶涇浀,摸起來像紙。好了,我先說一成語:桃羞杏讓!敝魅苏f:“杏腮桃臉!苯又,人面桃花、桃之夭夭、投桃之報、世外桃源等,不亦樂乎。

    李園和桃園毗鄰,客人又搶先說:“李花成簇開放,花朵小而細碎,開花同時長葉,花瓣潔白,花蕊淺黃。我先說一成語,桃李春風!敝魅苏f:“桃夭李艷!苯又,方桃譬李、公門桃李、桃李成蹊、桃李精神、投桃報李、桃來李答等。這時才發現,成語中的李花與桃花總是在一起的,比如一對形影不離的朋友。

    走著,客人見到幾棵零星的花樹不能辨別,主人說:“這就是梨花樹了,梨花和李花的區別主要看花蕊,梨花的花蕊是紅色,我們先前看到的李花的花蕊是黃色。李白說:‘柳色黃金嫩,梨花白雪香!K東坡曰:‘一樹梨花壓海棠!娙嗽疲骸粯淅婊ㄒ幌!顐魃竦氖轻瘏⒌脑娋洌骸鋈缫灰勾猴L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置魇钦f雪,又為梨花點了贊!”

    一路向山坡走去,一塊塊梯田躍入眼簾,青的是小麥,黃的是油菜,加上飛瀑流泉,同樣扮著春天。喜鵲不時在頭上飛過,它們頭、頸、背至尾均為黑色,翼肩有一大型白斑,是常見的那種;蝴蝶多是粉的、黃的、雜色的,嬰兒手掌大黑蝶則少些,豆粒大的藍蝶更為稀少,它們環繞著人的前胸后背,調皮的會落在人的頭上肩上;因為蜜源豐富,這里到處飛舞的是那種黃色的中華蜂,是中國獨有的當家品種,相對其它蜂種,它們飛行更為敏捷,嗅覺更為靈敏,他們成群結隊,早出晚歸,忙忙碌碌,穿梭花間,為養蜂人帶來不菲的收入,也為春天增添了活力,為游客增添了景觀;松鼠不時從腳邊跑過,跟色彩絢麗的歐洲紅松鼠和中國天山山脈產的橘紅色松鼠不同,它們是華北常見的生活在山林中的普通松鼠,吻短,耳小而圓,頸粗壯,身體細長,體毛呈灰色,爬樹攀巖,春天的它們是那么地歡快和輕盈!主人娓娓道來,客人聽得津津有味。

    酒未醉人,景自醉人。人在花中,亦自成景。不覺夕陽已在西山口,牧羊人撩著皮鞭趕著羊群歸來,村童唱起俚歌,主人應客人之請,套上馬車回送至城中作徹夜談。于是,客人化用李白的《贈汪倫》贈友,云:“少華乘車將欲行,忽聞村口有歌聲。高山流水見千尺,雞黍之交三生情!

    忽魂悸以魄動,恍驚起而長嗟。惟覺時之枕席,失向來之春景。

    公元2019年12月4日凌晨,歲中二十四節之大雪前三日,南柯夢醒。


 

 

關閉窗口

在家做手工赚钱有什么项目 二分彩是合法的吗 下载申城棋牌? 股票大盘趋势 贵阳捉鸡什么叫做叫嘴 柬埔寨美女捕鱼生活 中原风釆22选5走势图 龙王捕鱼方法 哈灵麻将安卓版怎么下 英超冠军一览表 欢乐真人麻将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