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省法院發布執行裁判典型案例

發布時間:2020-04-30 17:46:18


    執行裁判是執行工作規范化的重要法律制度安排,也是執行程序中當事人重要的執行救濟制度,發揮著糾正錯誤執行行為、規范執行權運行、救濟當事人權利的重要作用。在“基本解決執行難”階段性目標如期實現后,執行工作進入鞏固成果、健全長效機的階段,對執行工作的規范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近兩年來,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執行裁決庭共受理審結各類執行異議、復議案件1200多件,依法處理了一大批執行爭議,有力維護了當事人及利害關系人的合法權益,規范了執行行為。為了充分發揮這些案件尤其是典型案例對執行裁判和執行實踐的指導作用,統一法律適用標準,糾正違法、不規范的執行行為,制裁規避、逃避執行的行為,保障執行當事人及案外人的利益,經嚴格評審、詳細論證,將以下10個案例作為“全省執行裁判典型案例”予以發布。這些案例實體與程序交織,涉及多種執行行為,體現出正確的價值取向和規范重點。

    1.河南蔚藍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與河南惠實能源有限公司、常凱申請執行復議案

       ——經補正與說明的仲裁裁決內容具體明確,應予執行

    摘要:

    仲裁機構可以對仲裁主文或者仲裁調解書中的文字、計算錯誤以及仲裁庭已經認定但在裁決主文中遺漏的事項,作出補正或說明。本案中,仲裁庭對仲裁裁決所作的補充說明,符合當事人之間的簽訂投資協議所具有的對賭協議的性質,及在約定的條件成就時,當事人對于股權變更及股權回購等權利義務所作的約定與安排。仲裁庭所作的補充說明,與仲裁裁決的內容不存在矛盾,依法應當予以執行。

    基本案情

    蔚藍基金公司申請執行河南慧實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慧實能源公司)、常凱股權轉讓確認糾紛一案,北京仲裁委員會作出(2018)京仲裁字第105號裁決書和《仲裁說明》)。后蔚藍基金公司向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鄭州中院)申請執行。

    蔚藍基金公司與常凱、慧實能源公司于2015年4月15日簽訂的《關于河南蔚藍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對慧實能源有限公司之投資協議》(以下簡稱《投資協議》),《投資協議》第1條約定,慧實能源的原占比100%的股東常凱將其持有的60%的股權無償轉讓給蔚藍基金公司,蔚藍基金公司向慧實能源公司投資5250萬元。第5.1約定:如果慧實能源公司拓展業務時出現以下情形,常凱要給予投資方蔚藍基金公司股權補償:未能在5個月內取得三座加氣店的證照或完成遷址工作;未能在12個月內新建9座加氣店,每少1座加氣店,或18個月內任何1座新建加氣店無法取得資質證照,常凱應當在收到蔚藍基金公司提出補償通知后30日內,以1元人民幣向蔚藍基金公司轉讓其持有的3%的股權;5.2約定:蔚藍基金公司對此次投資的估值為3500萬元,如果在二個財務期間,公司經審計凈利潤少于800萬元和1500萬元,則常凱要給予蔚藍基金公司股權補償。5.3條約定:“按照第5.1條、第5.2條的約定計算得出的常凱應向蔚藍基金公司轉讓的股權比例累計不應超過9%!比绻凑占s定計算得出的常凱應向蔚藍基金公司轉讓的股權比例累計超過9%但不足40%的,蔚藍基金公司有權選擇按照以下任何一種方式處理:“5.3.2蔚藍基金公司有權根據第5.1條和第5.2條取得常凱應當給予蔚藍基金公司的股權補償,但也同時有權要求常凱收購蔚藍基金公司持有的公司的部分股權”。

    后因慧實能源公司沒有完成協議約定的拓展業務,蔚藍基金公司向北京仲裁委申請仲裁,請求為:1.常凱將持有的慧實能源公司的9%的股權以3元的價格轉讓給蔚藍基金公司;2.將常凱持有的慧實能源的27%的股權按合同5.3.2條的約定予以回購,并按約定的回購價計算至實際支付之日。

    北京仲裁委的《裁決書》裁決:1.常凱將其持有的河南慧實能源有限公司9%的股權以3元的價格轉讓給河南蔚藍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河南慧實能源有限公司配合辦理股權轉讓的工商登記變更手續。2.“常凱將河南蔚藍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持有的河南慧實能源有限公司27%的股權予以回購,回購價款暫計算至2018年5月29日為1751.57萬元!薄吨俨谜f明》:“仲裁裁決第二項該27%的股權對應'回購價款'即為常凱應向蔚藍基金公司轉讓27%增量股權的替代措施,而非作為回購蔚藍基金公司存量股權的回購價款。若將本案回購標的認定為蔚藍基金公司已持有的目標公司的‘存量股權’,則仲裁裁決執行后,蔚藍基金公司僅持有60%+9%-27%=42%的目標公司股權,進而喪失了目標公司控股股東的地位,該等結果有違對賭條款填補損失功能的初衷!编嵵葜性翰枚g回蔚藍基金公司的執行申請。蔚藍基金公司不服,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9)豫執復140號執行裁定書,撤銷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豫01執541號執行裁定。

    典型意義

    本案系規范仲裁裁決執行的案例。仲裁是一種重要的多元糾紛解決方式,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中明確指出,要健全和完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人民法院一直非常重視仲裁事業的發展,“四五”、“五五”改革綱要等文件均要求推動包括仲裁在內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與訴訟的有機銜接、相互協調,構建系統、科學的多元化糾紛解決體系。在人民法院的執行工作中,貫徹落實十八屆四中全會精神和最高法院促進糾紛的多元解決的各項制度要求,支持和保障仲裁事業的發展,就是要加大對民商事仲裁裁決案件的執行力度。

    對于合法的仲裁裁決,要“能執盡執”,如果仲裁裁決或者仲裁調解書的主文不明確的,可以由仲裁庭補正或說明,法院對仲裁裁決內容及說明進行司法審查,決定是否符合申請執行的條件時,要結合當事人簽訂的投資協議所具有的對賭協議的性質及約定,嚴格審查,慎重裁斷,不能簡單駁回當事人的仲裁執行申請。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豫執復140號執行裁定書

    2.焦作市宏達運輸股份有限公司與劉同江、王暉執行復議案

      ——申請執行人對于不予恢復執行通知可以提出執行異議

    摘要:

    當事人提供財產線索,要求恢復執行,執行法院作出不予恢復執行的通知,當事人不服提出異議的,因該不予恢復執行行為對當事人勝訴權利的實現有重大影響,應當作為執行異議案件受理,對是否符合恢復執行的條件進行審查并作出審查結論。

    基本案情

    焦作市八運運輸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八運公司)起訴焦作市廷苑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廷苑公司)借款合同、債權轉讓糾紛一案,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焦作中院)判令廷苑公司返還所借八運公司借款120萬元、給付八運公司受讓的屈小東債權100萬元并支付利息。八運公司申請強制執行,2009年8月31日焦作中院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八運公司于2006年11月30日注冊成立,股東為焦作市宏達運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達公司)、2013年12月10日通過股東會決議,將八運公司解散并成立清算組,F八運公司已經被清算注銷。八運公司股東宏達公司、劉同江、王暉提供廷苑公司的房產、租金等及財產被其他法院執行的財產線索,向焦作中院要求恢復執行。焦作中院書面通知宏達公司等申請執行人,認為其提供的財產已經不屬于被執行人廷苑公司,案件不具備恢復執行的條件。宏達公司等申請執行人對不予恢復執行通知提出執行異議。焦作中院裁定:駁回宏達公司、劉同江、王暉的異議申請。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作出(2019)豫執復111號執行裁定:一、撤銷焦作中院(2019)豫08執異26號執行裁定;二、指令焦作中院對本案進行審查。

    典型意義

    本案系規范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和恢復執行程序的案例。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是執行案件重要的結案方式,對終本和恢復執行程序的規范,一直是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規范化的重要環節。在執行過程中,未發現被執行人有財產,發現的財產依法不能處分,或已經處分完畢但債權尚未完全實現的,經申請執行人書面確認或者合議庭審查核實,執行法院可以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當申請執行人發現被執行人有財產可供執行時,可以隨時向執行法院申請恢復執行。執行法院審查屬實的,應當恢復執行。

實踐中,申請執行人向執行法院提出恢復執行申請后,執行實施部門認為不符合恢復執行的條件,有的是口頭駁回,有的是書面通知駁回,如果申請執行人不服,對于口頭通知,無從救濟,對于書面駁回通知,申請執行人提出異議的,有的法院又以是否恢復執行歸執行實施部門審查,不屬于執行異議審查范圍為由,駁回異議申請,本案即是這樣。

    本案例明確了:是否恢復執行關系到申請執行人的重大利益,如果執行部門不予恢復執行,執行審查部門也不予審查,將導致申請執行人救濟無門,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條規定和基本的權利救濟法理,應當賦予申請執行人提出執行異議的權利,執行審查部門應當對恢復執行的條件是否具備進行審查并作出結論,以體現對不予恢復執行的執行行為的監督。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豫執復111號執行裁定書

    3.?h金利種豬養殖有限公司、張國利、張瑞軍執行復議案

      ——執行和解協議已經履行完畢,不應當恢復執行

    摘要:

    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簽訂《股權轉讓及合作協議》,該協議包括股權轉讓和合作經營兩部分內容,雙方在此基礎上,達成執行和解,對前述協議中股權轉讓的內容予以確認,后雙方完成了目標公司的股東變更登記,申請執行人成為目標公司的股東,應當認為股權轉讓部分已經履行,《和解協議》已經履行完畢。目前雙方的糾紛實際是股東之間在合作經營的過程中發生,此糾紛可以另行提起訴訟解決,本案不應當恢復執行。

    基本案情

    后羿農牧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后羿公司)申請執行?h金利種豬養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利公司)、張國利、張瑞軍一案,駐馬店中院在執行過程中:

    1.2016年3月1日,后羿公司、金利公司、張國利及張瑞軍簽訂了《天鴻公司股權轉讓及合作協議》,約定,孫小輝(后羿公司指定代理人)以300.6萬元購買宋俊美持有的天鴻公司60%的股權,其中209.6萬元由張國利代為支付,剩余91萬在1年內以分紅的50%逐批次無息償還;各方相互協助辦理相關股權轉讓手續,并移交財務手續,并由孫小輝招募管理團隊經營。同日,孫小輝出具收據,內容為收到張國利歸還后羿公司欠款209.6萬元。2.2013年3月7日,完成股權變更工商登記,孫小輝被登記為天鴻公司占股份份額60%的股東。3.2013年3月13日,后羿公司、金利公司、宋俊美等簽訂《和解協議》。該協議約定后羿公司同意其指定代理人孫小輝以300.6萬元購買宋俊美持有的天鴻公司60%的股權,股權過戶后,視為三被執行人已經履行完畢償還借款的義務。4.2016年3月28日,駐馬店中院依照后羿公司的書面申請裁定終結(2015)駐法執字第248號案件的執行程序。

    2018年4月2日,后羿公司以三被執行人不履行和解協議為由向駐馬店中院申請恢復執行,中院于2018年4月16日立案恢復執行。金利公司等不服恢復執行通知書,向駐馬店中院提出異議,中院裁定駁回其異議請求。金利公司等不服,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高院作出(2019)豫執復255號執行裁定:撤銷駐馬店中院(2019)豫17執異87號執行裁定和(2018)豫17執恢7號執行通知。

    典型意義

    本案系規范執行和解協議履行及恢復原判決執行的案例。執行和解作為民事訴訟法確立的一項重要執行制度,有利于債權人實現債權,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執行難”,也有利于節約司法成本、社會經濟的整體發展和諧穩定,在執行工作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當事人達成執行和解協議后,被執行人不履行債務的,申請執行人或以要求恢復執行,也可以就和解協議提起訴訟,但如果執行和解協議已經履行完畢,申請執行人又申請恢復原生效的法律文書執行的,則不予準許,以平等保護保護誠實守信的當事人的利益。對于和解協議是否履行完畢,要認真審查,慎重裁判。如果和解協議已經履行完畢,雙方又基于其他的商業安排發生新的糾紛,應當另行解決,而不能申請恢復執行。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豫執復255號執行裁定書

    4.劉國慶、秦朝霞與安徽榮發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執行復議案

      ——當事人達成長期履行執行和解協議,執行法院不能作出終結執行的裁定

    摘要:

    當事人達成長期履行執行和解協議,執行法院可以以終結執行的方式報結案件,這種報結是人民法院執行案件管理的一種方式,并不意味著案件已經執行完畢,執行法院不能作出終結執行的裁定。案外人認為執行和解協議侵害了其權利,可以提出執行異議,執行法院應當受理并作出裁判。

    基本案情

    本案的執行依據為——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周口中院)于2016年7月5日作出(2016)豫16民初71號民事判決,判決:劉國慶與安徽榮發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徽榮發公司)于2012年10月24日簽訂的《撤股協議》及《商品房買賣合同》無效;安徽榮發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償還劉國慶、秦朝霞借款本金及利息等。后劉國慶、秦朝霞向周口中院申請執行,該院指令商水縣人民法院執行。案件在執行過程中,申請人執行人劉國慶、秦朝霞與被執行人安徽榮發公司于2017年12月29日達成執行和解協議。商水縣人民法院作出(2017)豫1623執422號執行裁定書:終結本案的執行。后常鴻森以案外人的身份于2019年5月23日向周口中院提起執行異議,請求撤銷終結執行裁定,恢復案件執行。

    典型意義

    本案是規范當事人達成執行和解協議,執行法院對案件作終結執行處理的典型案例。執行和解是當事人經平等協商,就變更執行依據所確定的權利義務關系自愿達成協議并予以履行,從而使原執行程序不再進行的制度。根據執行案件管理的需要,對于達成長期履行和解協議的執行案件,可以以終結執行的方式報結案件,但案件報結,并不意味著案件已經執行完畢,執行程序已經終結,因此執行法院不能作出終結執行的裁定,因案件尚未執行終結,利害關系人對執行法院的執行行為不服,認為侵害其合法權益的,依法可以提出執行異議。案外人對執行標的提出實體權利異議,執行法院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進行審查。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豫執復474號執行裁定書

    5.張學志訴河南省西峽縣通達機械化工程有限公司、河南省南陽市世紀假日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執行復議案

     ——不能就當事人達成的執行和解協議出具以物抵債裁定

    摘要:

    執行程序中,人民法院處置被執行人的財產時,要遵循拍賣優先原則,未經拍賣變賣,將被執行人的財產作價申請執行人抵償債務的,人民法院不僅要征得申請執行人和被執行人雙方同意,更要查明被執行人是否有其他債權人及涉及公共利益等情況,未查明其他債權人、或明知有其他債權人存在的情況下,依某一或部分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自行達成的和解協議,裁定將被執行人的財產以物抵債給某一或部分申請執行人的,因侵害了其他債權人或社會公共利益,該以物抵債裁定應當予以撤銷。

    基本案情

    河南省西峽縣通達機械化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通達公司)與河南省南陽市世紀假日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假日酒店公司)借貸糾紛一案,經通達公司訴前申請,河南省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南陽中院)于2012年2月21日作出執行裁定,查封假日酒店公司所有的土地及在建酒店一幢。2012年2月23日,根據雙方自愿達成的調解協議,南陽中院作出(2012)南民立調字第01號民事調解書,確認:假日酒店公司分期支付通達公司借款5300萬元,逾期支付違約金等。后通達公司向南陽中院申請執行,同日雙方達成執行和解協議:確認執行標的總額5800萬元。假日酒店公司自愿以在建工程及該工程土地作價6800萬元抵償全部債務,并約定了解押過戶等事項。次日,該院作出(2012)南中執字第47號執行裁定:“一、將被執行人假日酒店公司所有在建工程及該工程項下的土地使用權作價6800萬元,交付給申請執行人通達公司抵償債務。該在建工程的所有權及土地使用權自本裁定送達申請執行人時起轉移等,并辦理過戶登記手續等”。2013年12月9日,南陽中院作出(2012)南中執字第47-1號執行裁定,終結本案執行程序。

    另查明,張志學與方濟維借貸糾紛一案,張志學與方濟維、假日酒店公司房屋買賣糾紛一案,南陽市西峽縣人民法院(以下簡稱西峽法院)分別于2012年3月26日、31日作出二份民事調解書,分別確認“被告方濟維于2012年4月26日前支付給原告張志學借款1300萬元”!氨桓婕偃站频旯、方濟維于2012年6月30日前支付給原告張志學借款300萬元。如果逾期不能償還,張志學有權以世紀假日酒店五樓和六樓房屋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財產的價款優先受償!焙髲垖W志申請執行。執行過程中,張志學對南陽中院(2012)南中執字第47號執行裁定提出異議:請求終止執行南陽中院(2012)南民立調字第01號民事調解書;撤銷南陽中院(2012)南中執字第47號執行裁定及相關裁定。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另查明,1.除張學志一案外,另有馬保文向本院復議,要求撤銷南陽中院(2012)南中執字第47號裁定;2.據假日酒店公司提供該公司外欠賬及兌現情況匯總顯示:截至2012年6月25日,假日酒店公司對外欠款達一億多元。

    典型意義

    本案是規范拍賣、變賣程序后,人民法院出具以物抵債裁定的案例。在執行實踐中,申請執行人和被執行人雙方協商達成以物抵債的和解協議,請求執行法院對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直接作出以物抵債裁定的情形屢見不鮮。在被執行人存在其他債權人或者被執行人已經存在巨額債務時,某一或部分申請執行人和被執行人雙方達成的以物抵債和解協議,極易發生雙方惡意串通進行虛假訴訟和逃避債務的風險,也極易侵害被執行人的其他債權人的合法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如果執行法院在作出以物抵債裁定時,未依照相關法律規定,沒有審慎地審查案件被執行人是否還有其他債權人,其他債權人是否已對執行財產主張權利,是否損害其他債權人和社會公共利益的情形,直接依某一或部分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自行達成的和解協議,裁定將被執行人的財產以物抵債給某一或部分申請執行人的,因侵害了其他債權人或社會公共利益,該以物抵債裁定應當予以撤銷。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豫執復158號執行裁定書

    6.周海朝與史海軍、代光明、河南東坡酒業集團有限公司執行復議案

    摘要:

    執行財產非經查封、扣押、凍結不得處分;輪侯查封法院在未經首查封法院移送處置權的情況下,無權處置涉案執行財產;違反上述基本的執行程序規范,裁定評估拍賣涉案房產的執行行為,嚴重違法,應當予以撤銷。

    申請執行人在政府主導的針對被執行人的債權債務的清償中,同其他的債權人共同領取了收益款,以實際的行為認可了債權債務清償方案,后又向法院申請執行,系嚴重違背誠實信用原則的行為,不應當得到法律的肯定性評價。

    基本案情

    平頂山中院查明,代光明與河南東坡酒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坡酒業公司)、史海軍民間借貸糾紛一案,平頂山市湛河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湛河區法院)作出(2017)豫0411民初1171號民事判決書,其主要內容為:被告史海軍、東坡酒業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日內向原告代光明清償借款本金150萬元及利息。代光明于2017年7月19日向湛河區法院申請強制執行,2018年1月8日平頂山中院提級執行,并于2018年2月6日作出(2018)豫04執3-1號執行裁定:一、凍結、提取平頂山市云陽海汽車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陽海公司)租賃給中國平安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平頂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簡稱平安保險公司),位于湛河區神馬大道與開源路交叉口東300米路北湛河區民政局東側六層臨街樓二層至五層;臨街門面;辦公樓三層的房屋租賃款。二、查封、評估、拍賣位于鄭州市金水區風鈴居小區5號樓4單元2樓西戶的房產。以上財產控制數量限額:160萬元。2018年2月22日該院作出(2018)豫04執3-2號執行裁定書:一、查封、評估、拍賣云陽海公司所有的租賃給平頂山市湛河區委、湛河區人民政府金陽光幼教藝術中心東六層辦公樓(以下相同涉案房產統稱湛河區政府綜合辦公樓)的房產。二、凍結、提取平頂山市云陽海公司所有的租賃給平頂山市湛河區委、湛河區政府,金陽光幼教藝術中心東辦公樓的租金。以上財產控制數量限額:300萬元。

    周海朝對該院(2018)豫04執3-1號、3-2號執行裁定不服,提出書面異議稱,租賃抵債協議約定房屋及租賃費收益已經抵賬給包括代光明在內的100余戶債權人,代光明委托他人簽署協議并領取31071元,從法律上已經認可抵賬協議。請求撤銷(2018)豫04執3-1號、3-2號執行裁定。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查明:1、湛河區政府成立河南金銀龍汽車服務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銀龍公司、被執行人史海軍控制的公司)處置工作組,2017年3月31日,工作組經債權人同意,金銀龍公司、史海軍分別與周海朝、代光明等125人簽訂四份抵賬租賃協議,將被執行人及關聯公司的資產等形成4個“資產包”,以資產租賃費用抵償債務,涉及債權人125人,總計抵賬金額12425.43萬元。2、2017年4月,代光明曾委托其司機史亞鵬簽訂租賃抵債協議,史亞鵬又委托聶海英(金銀龍公司員工)簽字;2018年1月10日,代光明將銀行卡交到金銀龍公司財務人員王光明處登記,1月11日金銀龍公司將應兌付的資金31071元打到代光明賬戶上。3、被執行人史海軍等涉及其他多案先于代光明一案在湛河區法院被起訴、執行,涉案房產及租金收益在上述案件之后和代光明案件之前分別被采取多次輪候查封、凍結、扣留等執行措施。

    典型意義

    本案是規范輪侯查封法院處置執行、誠實信用原則在執行及審查案件中應用的典型案例。誠實信用是貫穿民事訴訟及執行程序全過程的基本原則。對于債權人眾多,被執行人的財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權的執行案件,經政府協調,以被執行人的租金收益清償債權人的債權,既符合客觀事實,又有利于社會穩定。本案的申請執行人在認可政府的處理方案并實際參與收益分配的情況下,又隱瞞事實真相,申請法院強制執行,嚴重違背誠實信用原則。

    本案的執行法院在一個執行裁定中,既查封,又評估、拍賣涉案房產,違反執行財產非經查封、扣押、凍結,不得處分的規定;在其系輪候查封法院,沒有與首查封法院協商取得涉案執行財產處置權的情況下,直接處置涉案財產,系嚴重違法的執行行為,依法應予撤銷,以平等保護廣大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豫執復229號執行裁定書

     7. 山西陽煤寺家莊煤業有限公司與河南新科隆電器有限公司執行復議案

       ——到期債權執行的規范

    摘要:

    到期債權的執行程序中,第三人在收到履行到期債務通知后,未在法定期限內提出異議,并不發生承認債務存在的實體法效力。法定期限經過之后,第三人提出該到期債權已超過訴訟時效期間的異議,人民法院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零一條的規定進行審查,并不得繼續執行該債權,申請執行人可以在法定期限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代位權訴訟,以解決該債權是否可以繼續執行的問題。

    基本案情

    河南省新鄉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新鄉中院)在執行河南新科隆電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科隆公司)申請執行河南太行振動機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太行公司)、黃金榮追償權糾紛一案中,于2019年3月8日作出(2015)新中執字第248-2號執行裁定,裁定凍結被執行人太行公司在山西煤業公司到期貨款518000元,期限三年。于2019年3月8日作出(2015)新中執字第248號到期債權履行通知書并向陽煤公司予以送達,通知其自收到本通知書起不得再向被執行人太行公司清償518000元債務,并應在15日內直接向申請執行人新科隆公司履行上述還款義務,將款項轉入新鄉中院銀行賬戶;如有異議,應在收到本通知書起15日內向新鄉中院提出。于2019年5月7日作出(2019)豫07執恢17號執行裁定,以陽煤公司在到期債權履行通知書規定的期限內未提出異議,亦未自動履行,裁定對被執行人太行公司在陽煤公司到期債權518000元予以強制執行。于2019年5月30日作出(2019)豫07執恢17號之一執行裁定,裁定:扣劃第三人陽煤公司銀行存款518000元。新鄉中院作出(2019)豫07執異33號執行裁定:裁定駁回陽煤公司的異議請求。陽煤公司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9)豫執復297號執行裁定:一、撤銷新鄉中院(2019)豫07執異33號執行裁定書;二、撤銷新鄉中院(2019)豫07執恢17、17之一號執行裁定書。

    典型意義

    本案是規范到期債權執行的典型案例。在執行實踐中,把到期債權與收入相混淆,用執行收入的方式來執行到期債權的情況還是非常普遍,執行行為的不規范不僅損害了到期債權人、利害關系人的利益,也不利于申請執行人權益的保護。

    根據最高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61—69條,《民訴法解釋》第501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執行被執行人對第三人的到期債權,可以向第三人發出履行到期債務通知書,要求第三人直接向申請執行人履行其對被執行人所負的債務。如果第三人提出異議,不論是書面異議,還是口頭異議,人民法院均不得對第三人強制執行,且對異議不進行審查。即使第三人未在到期債務履行通知書限定的時間內提出異議,也不產生承認債務存在的實體法效力。第三人在到期債務履行通知書限定期滿之后,提出該到期債權超過訴訟時效的,人民法院對異議不予審查并不再繼續執行,那申請執行人應當通過什么程序去解決到期債權的可執行性問題,即在什么程序中去審查第三人提出的訴訟時效是否超過?因訴訟時效問題直接影響當事人的實體權利的實現,通過執行異議、復議程序解決并不合適,《強制執行法草案》對此問題的解決方式是:由次債務人(第三人)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實際是肯認了債務人(包括次債務人)基于執行時效超過、債務清償、抵銷等導致債權消滅的實體性事由,提出排除執行的異議,應當通過訴訟解決。故目前在《強制執行法》未出臺,未建立債務人異議之訴制度的情況下,由申請執行人對第三人提起代位權訴訟,通過訴訟程序來解決該債權是否可以繼續執行的問題,更符合法理、未來立法的精神,也更有利于各方當事人的權利保護。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豫執復297號執行裁定書

    8.海南屯昌頤和酒店投資有限公司與韓嘯破產清償執行復議案

    摘要: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四條的目的是保護債權人,保證債權人即便是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后,也能從破產程序及保證人處獲得足額清償;且此司法解釋第二款僅適用于債務人在破產程序開始時保證期間尚未屆滿,而在債權人申報債權,參加破產清償程序期間保證期間屆滿的情形。因此債權人有權選擇向債務人破產管理人申報債權,也可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或要求執行擔保人。保證人以主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為由,申請中止對其作為擔保人的執行,依法不予支持。

    基本案情

    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終673號民事判決書,確認申請執行人韓嘯在其對吉林糧食集團米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吉糧米業公司)的債權范圍內對拍賣、變賣位于海南省屯昌縣木色湖風景名勝區的屯國用(2010)第11-00033號國有土地使用權所得價款優先受償或者與海南屯昌頤和酒店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南屯昌公司)就該抵押財產協議折價,海南屯昌公司承擔擔保責任后,有向吉糧米業公司追償的權利。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指定鄭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以下簡稱鄭鐵中院)執行。2018年7月26日,債務人吉糧米業公司進入破產程序,韓嘯向吉糧米業公司申報破產債權,同年10月25日,韓嘯申報的債權并得到破產管理人的確認。海南屯昌公司以韓嘯應在吉糧米業公司破產程序終結后六個月內就未清償部分債權向其主張權利為由,提起執行異議,請求撤銷或中止執行鄭鐵中院(2019)豫71執13號案件。鄭鐵中院作出(2019)豫71執異4號執行裁定:駁回海南屯昌公司的異議申請。海南屯昌公司不服,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執行復議。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9)豫執復227號執行裁定:駁回海南屯昌公司的復議,維持鄭鐵中院(2019)豫71執異4號執行裁定。

    典型意義

    本案是規范執行程序與破產程序銜接的典型案例。近年來,人民法院大力推動執行轉破產工作,大量僵尸企業退出市場,一方面有利于債權人的平等受償,另一方面通過有限社會資源的釋放,有利于資源的合理配置,但是執行程序與破產程序銜接的過程中,也會有大量的具體問題需要解決。比如本案涉及的問題:當作為主債務人的被執行人進入破產程序時,債權人是否可以申請執行保證人,還是要等到債務人破產程序終結后六個月內才可以申請執行保證人?

    本案例明確了: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債權人既可以向人民法院申報債權,也可以向保證人主張權利,二種權利的行使并行不悖,債權人在破產程序中未受清償的部分,可以在破產程序終結后六個月內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以保證債權人即使因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也能從破產程序及保證人處獲得足額清償。這樣的理解與處理符合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有利于平衡申請執行人、進入破產的主債務人被執行人、承擔擔保責任的被執行人的利益。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豫執復227號執行裁定書

    9.河南全通置業有限公司與韓闖、孟闖變更申請執行人復議案

    摘要:

    債權人通過債權協議將債權轉讓給第三人,第三人申請變更其為申請執行人的,如果申請變更前,涉案債權作為申請執行人的到期債權已被另案的執行法院凍結,此種情況下,若允許變更申請執行人,會對本案的申請執行人的他案債權人的利益造成損害,依法不應當予以準許。

    基本案情

    2018年6月20日,河南省合立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立公司)與孟闖、韓闖于簽訂《債權轉讓協議》,將其對河南全通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全通公司)的債權轉讓給孟闖、韓闖,并于2018年6月20日短信通知、于2018年7月3日將《債權轉讓協議》通過鄭州仲裁委員會送達被執行人全通公司。2018年11月12日鄭州仲裁委員會作出(2017)鄭仲裁字第0700號仲裁裁決書,后合立公司向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鄭州中院)申請執行。鄭州中院2019年1月7日作出執行裁定書,裁定:凍結、劃撥被執行人全通公司存款43549149.81元或凍結、提取全通公司名下相應價值財產。同日孟闖、韓闖向鄭州中院申請變更其為本案申請執行人。

    2018年12月21日,2019年1月9日分別有鄭州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惠濟區人民法院向鄭州中院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請求協助:提取合立公司在該院(2018)豫01執1613號執行案件的款項1327007.19元。在中院扣除其所受理案件的執行費后,以1615812.01元為限對合立公司享有的全通公司的到期債權予以凍結,暫停支付。

    典型意義

    本案系規范變更申請執行人的案例。執行程序中變更追加當事人,對各利益方的權利影響巨大,實踐中比較多的是變更追加被執行人的案件,近年來,變更申請執行人的案件越來越多,很多申請執行人在對外有大量債務、訴訟和執行案件的情況下,將生效裁判確認的債權轉讓給第三人,第三人申請變更為本案的申請執行人,甚至其轉讓的債權已經被其他法院因另案進行了查封和凍結,本案即是此種情況。這種情況下,如允許變更,會損害了申請執行人的另案債權人的合法權益,對其變更請求,依法不應當予以準許。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豫執復50號執行裁定書

    10.中國信達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與宋保軍、李穎等執行復議案

      ——生效判決主文部分僅判決一般債務利息計算至判決確定還款之日的,對遲延履行期間的一般債務利息不予計算且遲延履行期間加倍部分債務利息不應納入抵押擔保優先受償的范圍

    摘要: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程序中計算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施行后,人民法院作出生效判決的金錢債權的執行,如果裁判主文部分判決一般債務利息計算至判決確定還款之日的,要嚴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程序中計算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對遲延履行期間的一般債務利息不予計算。該金錢債權有抵押擔保的,如遲延履行期間加倍部分債務利息具有懲罰性質,則不納入抵押擔保優先受償的范圍。

    基本案情

    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鄭州隴海路支行(以下簡稱工行隴海路支行)訴佳豐公司、華隆公司等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鄭州中院)于2015年7月15日作出(2014)鄭民四初字第589號民事判決,判項主要內容:一、佳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償還工行隴海路支行借款本金44999988.96元及利息(從2012年5月1日起至判決確定還款之日按照合同約定計算);二、工行隴海路支行對華隆公司的抵押物(位于鄭州市貨棧街南、張莊西街西土地使用權)享有優先受償權。上述判決生效后,工行隴海路支行向鄭州中院申請強制執行,該院于2016年1月18日立案執行,執行案號為(2016)豫01執155號。執行過程中,該院裁定將申請執行人由工行隴海路支行變更為信達河南分公司。

    因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金水區法院)執行的(2016)金0105執2610號案件中對華隆公司名下涉案土地使用權拍賣成交,鄭州中院于2018年7月29日向金水區法院送達(2016)豫01執155號裁定及相應協助執行通知書,提取被執行人華隆公司名下涉案土地的拍賣款99363939.58元。利害關系人宋保軍等三人向鄭州中院提出執行異議稱,鄭州中院上述裁定提取的款項超過執行依據(2014)鄭民四初字第589號判決所確定的華隆公司應負的債務。一、信達河南分公司的優先受償范圍僅為4500萬元,超過部分應作為贓款發還金水區法院。二、即便信達河南分公司對利息部分享有優先受償權,鄭州中院提取的利息部分也超過執行依據的范圍,提取的利息只能自2012年5月1日計算到判決生效后第10日。三、信達河南分公司對延遲履行期間的加倍債務利息不享有優先受償權。延遲履行期間的加倍債務利息不屬于擔保債權的范圍,不應當提取延遲履行期間的加倍債務利息。請求依法撤銷(2016)豫01執155號執行裁定,將多提取的款項發還金水區法院。

    鄭州中院認為,本案一般債務利息的起算時間為2012年5月1日,截止時間為判決生效之日再加上十日的履行期間。且延遲履行期間加倍部分債務利息不屬于優先受償范圍。鄭州中院作出(2019)豫01執異934號裁定,裁定:該院執行實施部門依照本裁定確定的計息方法與標準,重新計算本案債權數額。信達河南分公司不服,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9)豫執復446號執行裁定,駁回信達河南分公司復議申請,維持鄭州中院(2019)豫01執異934號異議裁定。

    典型意義

    本案例系規范遲延履行期間一般債務利息計算及是否屬于擔保債權優先受償范圍的典型案例。每一個執行案件都會面對利息的計算問題,利息分為一般債務利息、遲延履行利息,二者共同配合在促使債務人及時履行義務和補償債務人損失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執行實踐中,對于遲延履行期間是否還計算一般債務利息,遲延履行期間加倍部分債務利息是否屬于抵押擔保債務優先受償范圍,因對當雙方事人權益影響較大,故存在較大爭議,部分法院對此問題也有不同認識,異致裁判結果大相徑庭,影響法律的嚴肅性和當事人的利益衡平,亟需明確。

    本案例明確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程序中計算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施行后,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法律文書,如僅在主文部分判決一般債務利息計算至“判決確定之日”的,對遲延履行期間的一般債務利息不予計算。該金錢債權有抵押擔保的,如遲延履行期間加倍部分債務利息具有懲罰性質,則不納入抵押擔保優先受償的范圍。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豫執復446號執行裁定書


 

 

關閉窗口

在家做手工赚钱有什么项目 娱乐城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双色球开奖结果 江苏快3投注平台官方网 大乐透预测 安微体育彩票新11选5 买入十一运夺金彩票 今天排列五开奖号码 上海11选5中奖查询一定牛 3d试机号近100期开奖号 安徽快3开奖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