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黑惡勢力刑事案件涉案財產處置模式探析

  發布時間:2020-05-15 16:02:28


   刑法第六十四條是對刑事案件涉案財物處理的總體性規定,也是司法解釋和相關法律政策文件對財產處置作出對應的依據和本源。黑惡勢力刑事案件涉案財物的處置模式中存在的問題多與對該法條的理解偏差有關。

一、對刑法第六十四條的準確理解

刑法第六十四條規定:“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從行文上看,該條由兩個分號區分為三段,前段是對追繳和責令退賠的規定,中段是對返還的規定,后段是對沒收的規定。實踐中通常將這三段理解為并列關系,即將涉案財物的處置方式理解為追繳、責令退賠、返還和沒收等四種。但通過對該條的語義分析可知,上述理解并不準確。該條的前段中對追繳和責令退賠進行了規定。

責令退賠與追繳并列規定,從邏輯上說,二者應當是選擇關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1999年10月27日《全國法院維護農村穩定刑事審判工作座談會紀要》中規定:“如贓款贓物尚在的,應一律追繳;已被用掉、毀壞或揮霍的,應責令退賠!彼,有的學者將責令退賠理解為對已滅失犯罪所得的替代性追繳,應當說是恰當的。既然追繳不是涉案財物的最終處理方式,那么作為其替代措施的責令退賠也不應理解為涉案財物的最終處理方式。

既然本條前段中的追繳和責令退賠均非涉案財物的最終處理方式,那么前段關于追繳和責令退賠的規定與中段關于返還、后段關于沒收這兩個具體的財物處置方式的規定就不應當理解為并列的關系,視為統領或概括的關系更為妥當。即前段規定了涉案財物處理的總體原則,表達了對違法所得應收盡收、應賠盡賠、應退盡退、應沒盡沒的總要求,中段和后段是在前段這一總原則的統領下對涉案財物作出的具體處置規定。

二、黑惡勢力刑事案件涉案財物的處置模式

結合法律法規、司法解釋和相關法律政策文件的規定,可以將黑惡勢力刑事案件涉案財物的處置模式歸納為返還、沒收、退賠和賠償損失四種:

1.返還。應予返還的涉案財物包括與案件有關的合法財產及與黑惡勢力及其違法犯罪活動無關的財產。合法財產的所有權人可能是被害人、利害關系人、案外人等,只要有證據證實財產的合法性質,均應及時予以返還。所謂及時返還,就是對于已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中能夠證實屬于合法財產的,應當隨時返還,不必等待案件審理終結。對于需要返還的財物,裁判文書中應當寫明返還主體、需返還的財物名稱、數量、返還對象及返還期限等,判決前已經返還被害人的,無論在哪個環節予以返還,只要該財產被公訴機關作為涉案財物移送,裁判文書中均應明確判決返還,并注明已返還相關所有權人。

返還的前提是涉案財產仍然存在且已查封、扣押、凍結在案。應返還財物為特定物的,應當返還原物,為種類物的應當等值返還。財物部分損毀,剩余部分有返還價值的,可判決部分返還,不能返還部分應判決退賠。應返還財產已經滅失、毀損或者部分毀損但剩余部分不具有退賠價值的,不屬于返還范疇,應責令退賠。

2.沒收。應當沒收的涉案財物包括三部分:違禁品、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及違法所得。根據“兩高兩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刑事案件中財產處置若干問題的意見》的規定,下列財物應予以沒收:(1)黑惡勢力組織及其成員通過違法犯罪活動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聚斂的財產及其孳息、收益;(2)黑惡勢力組織成員通過個人實施違法犯罪活動聚斂的財產及其孳息、收益;(3)其他單位、組織、個人為支持該黑惡勢力組織活動資助或者主動提供的財產;(4)黑惡勢力組織及其成員通過合法的生產、經營活動獲取的財產或者組織成員個人、家庭合法財產中,實際用于支持該組織活動的部分;(5)黑惡勢力組織成員非法持有的違禁品以及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6)其他單位、組織、個人利用黑惡勢力組織及其成員違法犯罪活動獲取的財產及其孳息、收益等。

對于違法所得,在退賠被害人損失、清償民事債務等后仍有剩余的,應當沒收上繳國庫。判決沒收的,判決書中應當寫明財物名稱、數量。應沒收部分與其他合法財產混同的,還應當明確應沒收部分在混同財產中的所占比例。有證據證明應當追繳、沒收的財產無法找到、被他人善意取得、價值滅失或者與其他合法財產混合且不可分割的,可以判決沒收其他等值財產。

與返還相同,沒收的前提是涉案財物已經在案,對于不在案的,應當判決繼續追繳或退賠。對于已經在案的財物不能再判決追繳,個別案件判決書中對已經查封、扣押、凍結的涉案財物仍判決“予以追繳,上繳國庫”的表述并不妥當。

3.刑事附帶民事賠償。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范圍問題的規定》,財物被犯罪分子毀壞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可以提起附帶民事訴訟。這里的“毀壞”應當理解為直接毀壞,如尋釁滋事犯罪中的打砸行為導致被害人財產損失的,如果被告人占有被害人合法財物后,因揮霍、變賣、毀損等原因無法追回導致無法返還的,應當判決退賠。

4.責令退賠。退賠的對象是已被用掉、毀壞或揮霍的贓款贓物。無論是附帶民事賠償還是退賠,都不局限于違法所得,可能涉及被告人的合法財產。對于責令退賠的,應當明確退賠的主體、對象及具體數額。由于退賠可發生在刑事訴訟的各個階段,因此,對于在其他訴訟階段已經退賠的,判決書中無需再判決退賠,只在具體犯罪時表述已退賠的事實即可。

對在應予追繳但尚未追繳到案且仍有追繳條件的財物,裁判文書中應當明確予以“繼續追繳”。由于追繳只是一種追查財產的手段,而非最終的處理方式,在涉案財物被追回后,仍應通過判決或裁定的方式對被追回財物的處置作出處理。如果應予追繳的財物確實難予追繳或追繳成本較高的,可以判決退賠,以提升判決的可執行性。

文章出處:正義網    


 

 

關閉窗口

在家做手工赚钱有什么项目 广西广西快3一定牛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走势真准网 期货配资公司皆赞金多多预约 后三组选包胆计划 提供四肖期期准白小姐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计划软件 加拿大快乐8官网开奖 真钱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