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澗西】訴訟保全中對股權凍結的效力是否及于股息和紅利

發布時間:2020-05-21 11:14:40


    【案情】

    杜某某訴洛陽頤和今世福珠寶集團有限公司、頤和黃金制品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A法院作出生效判決后,洛陽頤和今世福珠寶集團有限公司、頤和黃金制品有限公司未在生效判決所確定的期限內向杜某某履行相關義務,該案于2019年3月20日依法立案進入執行程序。執行過程中,查明2017年9月25日,訴訟過程中A法院對頤和黃金制品有限公司在烏魯木齊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的2000萬股權和相應股息、紅利予以查封凍結。協助執行通知書內容顯示:“1.查封、凍結頤和黃金制品有限公司在你單位烏魯木齊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的2000萬的股權,查封、凍結期間未經本院準許不得買賣、變賣、轉讓,不得支付股息及紅利;2.查封凍結期限三年! 同時調查得知,頤和黃金制品有限公司在烏魯木齊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的1.5億股權已經依次被多家法院輪候凍結。在A法院對該股權及股息紅利凍結之前,由另外三家法院僅對該股權予以凍結,且目前另外三家法院涉及的案件尚未進入執行程序。

    執行過程中調查得知,被執行人頤和黃金制品有限公司在烏魯木齊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的2000萬股權有對應的股息、紅利,截止2020年4月份為5700余萬元。A法院于2019年8月19日向烏魯木齊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下發《協助執行通知書》《執行裁定書》,內容顯示:“協助提取、扣劃頤和黃金制品有限公司在烏魯木齊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到期股息、紅利(分紅款)共計2400萬元!睘豸斈君R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于2019年8月26日書面向A法院提出執行異議申請,請求駁回。理由是訴訟保全中凍結股權的效力不及于股息和紅利。

    【分歧】

    本案中,涉及訴訟保全中對股權凍結的效力是否及于股息和紅利,存在以下兩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頤和黃金制品有限公司在烏魯木齊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的股權已被多家法院輪候凍結,且凍結股權的效力及于股息和紅利,凍結股權的首家法院尚未啟動股權的評估拍賣程序,A法院在執行中扣劃該股權的股息和紅利不合理。

    第二種意見認為:頤和黃金制品有限公司在烏魯木齊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的股權已被多家法院輪候凍結,但是凍結股權的效力并非及于股息和紅利。A法院在訴訟保全中凍結對應股權的同時明確凍結了相應的股息和紅利,其他輪候的法院包括A法院之前的三家法院只凍結股權并未明確凍結股權對應的股息和紅利。A法院案件目前進入執行程序,依法提取、扣劃相應股息和紅利有依有據。

    【評析】

    筆者贊同第二種意見。

    1.從股息分紅的性質層面來分析。質物所產生的孳息包括自然孳息和法定孳息。質物所產生的自然孳息是指質物因自然原因由自身分離出來的利益,例如果樹結的果實,母畜生的幼畜等;法定孳息,指依照法律規定由質物所產生的利益,如根據合同產生的租金、利息,股權產生的股息紅利等!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二十二條規定,查封、扣押的效力及于查封、扣押物的從物和天然孳息。案涉股權分紅、股息系股權的法定孳息,故在僅凍結股權的情況下,并不當然及于法定孳息。

    2.從執行中對訴訟保全的股息和分紅進行扣劃是否合法來分析!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以下簡稱《執行規定》)第五十三條規定,對被執行人在有限責任公司、其他法人企業中的投資權益或股權,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凍結措施。凍結投資權益或股權的,應當通知有關企業不得辦理被凍結投資權益或股權的轉移手續,不得向被執行人支付股息或紅利。被凍結的投資權益或股權,被執行人不得自行轉讓。從前述司法解釋可以看出,凍結股息或紅利,需要明確通知協助單位不得向被執行人支付。本案中,A法院對訴訟保全的股息和分紅在執行中予以依法扣劃,于法有據。

    3.從人民法院可否凍結被執行人應得的股息和紅利層面來分析。依據《執行規定》第五十一條規定:“對被執行人從有關企業中應得的已到期的股息或紅利等收益,人民法院有權裁定禁止被執行人提取和有關企業向被執行人支付,并要求有關企業直接向申請執行人支付!蓖瑫r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五十八條規定:“人民法院對債務人到期應得的收益,可以采取財產保全措施,限制其支取,通知有關單位協助執行!北景钢,A法院在訴訟保全過程中,將頤和黃金制品有限公司在烏魯木齊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權及股息和紅利依法保全,也是有法可據。

    4.從本案中股權對應公司的性質層面看來分析!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凍結、拍賣上市公司國有股和社會法人股若干問題的規定》規定的適用范圍是上市公司,案涉股權并非上市公司股權,不能參照適用。

    綜上,訴訟保全過程中,對股權采取凍結保全的效力并不當然及于股息和紅利。根據本案案情,A法院在訴訟保全過程中,明確對股息和紅利依法采取保全措施,在執行過程中對其保全的股息和紅利,也可以依法予以提取、扣劃。

    張金濤 (作者單位:河南省洛陽市澗西區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張凱甲    


 

 

關閉窗口

在家做手工赚钱有什么项目 老版排列5下载 聚融信配资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单和双码数字 金星1.5分彩开奖结果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 捕鱼来了娱乐城最新网址 大庆麻将 四肖三期必出一管家婆 天津麻将怎么玩龙